三门峡档案信息网
三门峡档案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三门峡档案信息网 > 网上展厅
红色故事之智擒土豪劣绅
时间:2022-03-01 15:28:43  来源:编研科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时期,北伐军节节胜利。1927年春,冯玉祥的国民军出关东进。两军配合,南北呼应;各路军阀,狼狈逃窜。就在这时,由著名共产党员宣侠父(时任国民军前敌政治部主任)、张兆丰(时任国民军第三师师长)率领的国民军先头部队到达陕州。部队进驻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惩办土豪劣绅。

  当时,陕州城内有两个恶贯满盈的劣绅,一个是陕州兵站总监,外号“吸血鬼”;一个是陕州车站站长,人称“砸骨锤”。这两个家伙贪污受贿,敲诈勒索,无人不晓,无人不恨。宣侠父派兵抓捕,当众枪决。部队路过张茅、硖石、观音堂时,贫苦农民纷纷告状,控诉当地土豪的罪行。宣侠父又派兵活捉了大土豪张瑞,枪决了“县东一只虎”魏国藩。消息传出,穷苦百姓拍手称快,土豪劣绅胆战心惊。部队进抵渑池,土豪劣绅早已逃之夭夭,这就为惩办土豪劣绅造成了新的困难。

  怎么办?

  宣侠父和张兆丰一合计,想出了一个新点子。

  第二天早上,渑池大街贴了一张布告,上写:“国民军先头骑兵派款欠妥,故定于今晚在县署召开会议,当众退还,仰各周知。”

  由共产党员担任的国民党渑池县党部负责人张守初看了布告,找到宣侠父急切地问:“怎么不打土豪了?”

  “你只管通知有关人员参加会议,准备好土豪劣绅名单,其他问题,我自有安排。”

  听了宣侠父的回答,张守初还不明白,又不便再问,闷闷不乐地自语:“这闷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啊!”

  傍晚,县署会议室座无虚席。到会者除地方士绅、各界人士和红枪会代表外,还有县署官员和县党部成员。

  国民军前敌政治部主任宣侠父宣布:“会议开始,请张师长讲话。”张兆丰大步登台,向与会者举手敬礼后讲道:“国民军是爱民的军队,绝不坑害百姓。因此,对先头骑兵派款一事,未交的立即停交,已交的由县长马上退还,骑兵已带走的,在公款内拨还。”众绅士听到这里,议论纷纷。有的点头称赞,有的伸出大拇指,有的连连恭维……会场活跃起来。这时,宣侠父站起来说:“本军初到渑池,人地生疏,多有隔阂,请县党部的代表报告本县情况。”话毕,只见一个英俊的青年登上讲台,激愤地说:“渑池是个贫瘠的三等小县,别的不出名,却有一大特产,就是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贪得无厌,名不虚传。每次派粮派款,他们至少要吞掉一半入私囊。加之土匪抢劫烧杀,闹得鸡犬不宁。他们的县区保安队比土匪更坏,抢人截路,害人逼命,无恶不作。尤其是兵差局局长王炳,强占土地,霸占民女,无所不为。历任县长也都和他们勾结一起,欺压百姓,致使渑池城乡民怨沸腾,饿殍遍野……”宣侠父听到这里起立插话:“本军对土豪劣绅深恶痛绝,请张同志当众公布他们的姓名。”张守初一口气念了11个土豪劣绅的名单。宣侠父即刻讲道:“国民军对于一切压迫民众的邪恶势力,坚决予以扫除。现在,渑池的民众既然这样受土豪劣绅的压迫,我们请张师长负起革命的责任,立即逮捕!”张兆丰下令:“按照名单,对土豪劣绅执行逮捕!”

  11个土豪劣绅又按名单叫了一遍,竟无一人到会,怎么办?

  这时,会场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绅士们个个低下了头,县长孙志云的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宣侠父在讲台上环视了一周,突然厉声问道:“孙县长,你知道国民军的规矩吗?”

  孙志云惊魂未定,面红耳赤,一时摸不着头脑,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不大清楚。”

  “我告诉你,譬如叫你去抓土豪,捉劣绅,如果你抓不到或者放跑了,那么就将你当劣绅办。今晚,名单上的11个‘大人物’一个也没有到会,请你务必连夜提来。尤其是王炳,要是让他跑了,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宣侠父的话像重锤敲打着孙志云的心脏,像闷雷撞击着孙志云的脑海。他只觉得心惊肉跳,汗水把衣服全浸透了。可是一阵冷汗之后,他反而清醒过来,突然神经兴奋地叫道:“差役们,拿火签来!”不一会儿,一个差目拿了一把火签走来。他集齐衙役,一个一个地命令他们拿上火签,分头去传唤各个土豪劣绅,最后郑重地命令差役头目去捉拿王炳,务必抓到。如果王要反抗或者逃脱,就开枪打死他,不必犹豫!差役头目应声而去。

  差役们被打发完毕,绅士们个个吓得魂不附体,一动不动。宣侠父说:“诸位,会议结束了,但是11个土豪劣绅还没有抓到。万一你们出去走漏了风声,恐怕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因此,请诸位在县署委屈一宿,地铺干草,将就一夜。”众绅士连连应诺。

  次日清晨,孙志云早早向宣侠父报告:11个土豪劣绅全部抓到。宣侠父令卫队营按照名单一一核实,严加看守。原来这些土豪劣绅都和县长穿着一条连裆裤,他们互相勾结,欺压百姓。国民军到渑池前,他们闻风躲避,县长对他们的行踪都了如指掌。只因宣侠父计高一筹,才不使一个漏网。

  过了两天,国民军前敌执法部从陕州赶到渑池。11个土豪劣绅一一被审,有的判刑,有的罚款,只将王炳一人执行枪决,消息传出,万众欢呼。临刑那天,渑池县一万多人围观。这个不可一世的土皇帝,终于在大革命的风暴中被正义送进了坟墓。(刘全生)

注:

  张兆丰,河北磁县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党组织派到冯玉祥的国民军做党的工作,曾任旅长、师长等职。1925年,利用国民军的师长职务在陕县创建国民党陕县县党部。1927年春北伐时又利用国民军师长之职在陕县渑池镇压土豪劣绅,为民除害。1928年到莫斯科参加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回国后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1930年在河北磁县、武安组织农民起义时被国民党逮捕,英勇就义。

  宣侠父,浙江诸暨人,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被派到冯玉祥的国民军工作,任前敌政治部主任。1933年任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第二军政治部主任兼第三师师长。抗战期间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高参,后派到西安协同周恩来开展统战工作。1938年在西安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版权所有:河南省档案馆 档案查阅:0371-65901274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7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hnsdaj@126.com

豫ICP备11015203号-1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