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地市频道: 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济源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刘华清将军在方城大地上的战斗足迹
作者:刘长山 陈新刚 牛中营  更新时间:2011/7/19

 

刘华清将军在方城大地上的战斗足迹

 

在红军征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刘华清将军先后跟随红二十五军和刘邓大军两次踏上方城的土地,经历了著名的血战独树镇战斗,途经方城指挥南召刘村镇战斗,参加了在方城崔庄召开的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整党整军会议。解放后,刘华清将军依然心系方城,亲笔为红二十五军独树镇战斗纪念碑题词,饱含了对方城这块他曾经战斗过的土地和方城人民的无限深情。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深切缅怀刘华清将军的丰功伟绩和在方城战斗的峥嵘岁月,方城县委宣传部、县档案局(馆)在查阅大量档案资料和党史资料的基础上,联合推出《刘华清将军留在方城大地上的战斗足迹》一文,以表达方城百万人民对刘华清将军的深深思念和敬仰之情。

血战独树镇英勇负伤

19341116,年仅18岁、已担任红二十五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的刘华清,与2980余名鄂豫皖苏区红军指战员一起,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的率领下,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自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秘密出发,开始孤军长征。

红二十五长征出发后,蒋介石急调“鄂豫皖三省追剿纵队”五个支队和东北军一一五师、庞炳勋第四十军、肖之楚第四十四师围追堵截,妄图以30多个团的优势兵力围歼红二十五军于长征途中。红二十五军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迅速穿越平汉路,进入桐柏山,佯攻枣阳城,计划取道泌阳、方城以东地区向伏牛山挺进。

1126下午一时,红二十五军前梯队二二四团进抵方城县独树镇七里岗,正准备由七里岗通过许(昌)南(阳)公路时,突遭埋伏于此的敌四十军一一五旅和骑兵团的猛烈攻击。由于当天寒流突袭,雨雪交加,能见度低,二二四团发现敌人较迟,加之战士们手指冻僵,一时拉不开枪栓,零星打响的火力,无法实施有效的反击。敌军乘机发动冲击,并从两翼包围,情况异常险恶。

在此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冲到最前线,发出“坚决顶住敌人,决不能后退”的命令,使红军很快稳住了阵脚。接着,他从通信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振臂高呼:“共产党员跟我来!”在吴焕先政委率领下,红军指战员奋不顾身地冒着敌人弹雨,反扑过去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刘华清当时就在吴焕先政委身边,急忙从一个伤员手中抓起一支步枪,高喊着:“冲啊!冲啊!”跟随吴政委冲向敌阵。当他向敌人射击时,手冻得僵硬,拉不开枪栓。好不容易扣动了板机,向敌人发射两枪,便没有子弹了。就在刘华清握枪上刺刀时,一颗子弹打在他的左腿上,他觉得左腿突然被谁狠击了一下,身子一歪就摔倒在泥水里。当他爬起来一看,左腿踝骨上边被子弹穿了个洞,鲜血直流,但他仍忍着伤痛继续坚持冲锋。但刚一站起,又摔倒了,被后面的战士抬了下来。

正当战斗激烈进行之际,副军长徐海东带领第二二三团跑步赶到,立即投入战斗。经一番恶战,打退了敌人进攻。接着,第二二三团又向七里岗之敌发起冲击,但由于敌人疯狂阻击,一连三次冲击均为凑效。于是,红二十五军转而固守七里岗、砚山铺以南的赵庄、焦庄、杨武岗、上曹屯等村庄,组织反击,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敌我转为僵持状态。

当日天黑以后,风雪转为大雨,红二十五军乘机后撤到杨楼乡张庄一带集结,对部队进行紧急动员,决定连夜突围,迅速脱离危险区。军领导决定让刘华清和部分伤员留在当地养伤,每人发几块银元作安置费。这时,刘华清的伤口经过处理,血已止住,也不那么疼了,但不能走路。当他得知要将自己就地安置时,立即表示坚决不留下,一定要随军行动,死也要死在红军队伍里。

刘华清艰难地托着伤腿找到军政治部主任戴季英。戴季英无可奈何地说:“你不留下咋办,这次打远游击,靠的就是两条腿,可你又偏偏伤在腿上!”就在这关键时刻,军政治部秘书长程坦牵着与刘华清合用的一匹驮东西的小马走过来。戴季英这时说:“那就带上他吧!”这一句话,使刘华清成为最幸运的伤员。程坦马上对刘华清说:“华清!你骑上马吧!”刘华清看着自己受伤的左腿,也顾不得再推辞谦让,感激地点了点头。

当晚,红二十五军在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和方城县杨楼乡张庄农民王永合的带领下,绕道守敌空虚的叶县保安寨以北沈庄附近穿过许南公路,于第二天拂晓进入伏牛山东麓。就这样,刘华清在马上度过了他长征中最艰难的一段岁月,而留下的伤员后来大多被敌人杀害了。

独树镇战斗,是红二十五军长征途中生死攸关的第一场恶仗。红二十五军以牺牲近百人,重伤二百余人的代价,挫败了国民党数万步骑兵的猛烈合击,保存了红军有生力量,为红二十五军先期到达陕北,迎接党中央和主力红军北上奠定了基础。原国家主席江泽民称此次战斗为“血战独树镇”,与红一方面军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红二方面军转战乌蒙山,红四方面军激战嘉陵江等并列长征史册。

血战独树镇在刘华清将军脑海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他多次撰文追忆这段英勇悲壮的历史。刘华清将军在《艰苦转战  长征入陕》一文中追忆道:“独树镇遭遇战,是长征途中关系到红二十五军生死存亡的一仗。当时的情势之险恶,战斗之惊心动魄,直到今天仍历历在目,难以忘却。”在《孤军北上做先锋》一文中,刘华清将军追忆道:“独树镇战斗是红二十五军长征初期的关键一仗,也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次战斗。这次战斗关系全军的生死存亡,在两军狭路相逢之际,红二十五军作为具有顽强战斗作风的勇者,以压倒一切英雄气概而立于不败之地,充分显示了红二十五军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在其所著的《刘华清回忆录》中,以“独树镇负伤”为题,专题记述了自己在血战独树镇战斗中的详细经过,并深情地追忆道:“人生中有一些命运转折的关口。对于我,这次负伤算是一回。”

1995年,当方城县委、县人民政府顺应全县人民意愿,决定在红二十五军战斗过的七里岗上修建纪念碑时,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应邀为纪念碑题写了“红二十五军独树镇战斗遗址”的题词。1997年,在血战独树镇纪念碑即将落成之际,方城百万人民怀着对刘华清将军的无限景仰,派代表专程赶赴北京,邀请刘华清将军参加1126在独树镇七里岗举行的血战独树镇纪念碑揭碑仪式。刘华清将军从其秘书处获悉后,原计划按时赴邀,并初定了日程安排。后由于其他繁重的工作羁绊,未能成行。虽然刘华清将军未能前来方城,但他对方城人民的深情已充分体现在他对纪念碑的亲笔题词中。

途经方城指挥南召刘村镇战斗

19484月下旬,已担任中原野战军第二纵队第六旅政治委员的刘华清,跟随刘邓大军进入豫西。57月,刘华清率部参加了宛西战役中禹王店、老河口战斗,宛东战役中马刘营战斗和平汉线阻击战等一系列战斗。其间,他亲自指挥所部经方城追歼偷袭解放军拐河后方基地的敌整编第九师七十六旅一部及国民党地方武装,在南召刘村镇将敌一举歼灭。

715,固守南阳的国民党第十三绥靖区司令官王凌云趁中原野战军主力在平汉线阻击之机,派其整编第九师七十六旅二二八团和山炮连、特务连、运输连及方城、鲁南等县民团共3000余人,从南阳气势汹汹地直扑解放军豫西军区后方基地鲁南县拐河镇,炸毁了山头刘弹药库,抢走了部分枪支弹药,劫掠了横山马被服厂和拐河烟厂。

正在漯河、叶县休整的中原野战军第二纵队获悉敌人偷袭拐河的情报后,立即命令四旅第十二团直奔柳河追击,命四、六两旅主力轻装急进至广店、后寨、石头寨一线堵截。刘华清政委率六旅与四旅主力一起,轻装急进,直插广店、袁店一线。18630分,在刘村镇(今已被鸭河口水库淹没)西北,六旅警戒部队与敌先头部队接火。敌首先抢占了刘村镇西北高地──高嘴坡,企图将六旅部队逐出刘村镇,而后渡白河向南阳逃窜。纵队首长即令六旅和四旅发起攻击。六旅主力由刘村镇向西北攻击,一部由刘村镇向北攻击。旅指挥所设在瓦房店,由旅长周发田指挥;前线指挥所设在刘村镇,由刘华清指挥。

9时左右,各部队开始对敌进行包围。敌向刘村镇发起攻击,遭六旅十六团猛烈反击。敌企图避开我旅主力,从刘村镇以西越过白河、南河店窜回南阳。纵队指挥所令六旅以一部监视刘村镇,主力迅速向西迂回,控制刘村镇以西之高地,防敌西窜,而后迅速沿西湾、前湾、桃园沟向北攻击,并令六旅副旅长牟海秀率十七团两个营由石桥以东移至曹店南的九家坊,沿白河一线布防,构筑工事,阻止南阳之敌北援。各部队在运动中和敌人展开激战。十八团团长李开道率部在西湾、桃园沟歼敌两个连后,继续向北攻击,于16时在蛮子坑与四旅取得联系,完成了对敌的包围。至此,敌人已全部被包围在刘村镇及其以北一线的山岭上。至16时,经过10个小时战斗,敌人气焰被打掉,但仍在顽抗,固守待援。

在攻击刘村镇战斗过程中,六旅十六团团长向茂森率突击队一营攻打刘村镇时,两次冲击均未成功。刘华清调整作战部署,将六旅山炮调到该营,作好攻击准备。18时,纵队下令全线攻击。刘华清指挥六旅十六团向刘村镇发起攻击。一营迅速攻占了山头,连续打退敌人五次反冲击,全歼守敌一个营,敌营长被击毙。二营攻上去活捉敌二二八团团长王冠英,完全占领了刘村镇。各部队战至1930分,将守敌二二八团全部歼灭。

刘村镇战斗共歼敌2145人,是一次成功的歼灭战,对偷袭之敌以沉重打击。此后,敌人再没敢深入中原野战军腹地一步。1994年秋,为缅怀在刘村镇战斗中牺牲的解放军烈士,中共南召县委、南召县人民政府在高嘴坡上立碑,以示永久纪念。

参加方城崔庄整党整军会议

19487月下旬,刘华清率六旅随二纵队进抵方城地区休整。81622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在方城城南的二纵驻地崔庄召开整党整军会议。中原野战军二、六纵队团以上干部和桐柏、江汉区党委、行署、军区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会议由二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宣布开始,中原军区副司令员陈毅首先讲话。他从全国战局的演变讲到中原军区的战况,从土地改革讲到根据地建设,并联系实际,详细阐述了党对新区的政策以及前段的经验教训。他指出: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对改变全国战局意义重大。现在的中原将成为内线,我们要有胜利的气魄,要以新中国主人翁的姿态,勇往直前,并指出秋冬作战是有决定胜负意义的。如中原我军再打几个胜仗,战争的形势就会发生全部改变,将会造成蒋军坐以待毙的形势,我军将乘胜前进,渡江作战,而后从两湖直插两广,夺取全国胜利。在整顿党风上,他讲道:“整党关系到我们认识过去,总结过去,又关系到当前的中原作战和今后的继续前进。批评的同志要与人为善,被批评的同志要心胸开阔,对谁有意见都可以提,对刘邓、对陈毅都可以提。”最后,陈毅还谆谆地嘱咐同志们要努力学习,适应形势。他指出:“兵随将转。干部水平提高了,就能把部队带好,希望每个干部都带几本书,军事的、政治的、文学的、新区政策的等等,要经常看书,刻苦读书,认真读书。”

第六天,中原军区司令员刘伯承作了《革命胜利前如何完成伟大的整军工作》的报告,进述了整党整军、总结作战经验和提高干部水平等几个问题,还特别强调了学习问题。他说:“当个指挥员不学习,不提高,打起仗来只会喊‘冲啊’!往哪里冲?怎么冲法?敌情都没摸清,乱冲一气是要吃亏的。现在是大兵团作战,敌人是一坨一坨的行动,你们哪个纵队想吃掉敌人一个集团都难做到。要适应新的情况,就要不断学习。”会议最后一天,陈毅作了总结。

在崔庄会议上,刘华清认真地聆听了刘伯承、陈毅两位首长的讲话,对全国形势和战局的发展,对挺进大别山、中原逐鹿、整党整军的意义,从思想上、理论上有了更高的认识。他在所著的《刘华清回忆录》中写道:“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回忆刘、陈两位老帅的讲话情景,依然记忆犹新。”

824,刘华清参加了二纵队在崔庄召开的党委会。刘伯承和陈毅又分别讲了话,对纵队主要领导存在的毛病,进行了坦率严肃的批评,要求领导成员必须以身作则,做部队的表率。每个党委成员也都自觉地检讨了自己思想作风上存在的毛病,相互展开批评,增强了党委内部的团结。

82997,二纵队在崔庄召开党委扩大会,经民主选举,产生了九人组成的纵队整党委员会,主持整党会议。先由党委主要成员作检讨报告,然后各小组酝酿,大会发言。会议开得严肃认真,气氛热烈。与会人员对党委成员提意见畅所欲言,批评开门见山,指名道姓,很坦率,很尖锐,毫无顾忌,把埋藏在心里的话都讲出来了,而且态度诚恳。

在二纵队整党会议上,刘华清真诚坦率地谈了四条意见:一是纵队首长在作战指挥上简单生硬,不讲战术,不深入了解战场实情。如羊山战役,第一次总攻时,下面部队报告的情况不确实,纵队就下命令将两个旅的部队突进羊山西街,结果高峰上敌人未打掉,白天敌人居高临下的强大火力反击,使我们的部队站不住脚,撤出时伤亡很大,而且战后总结经验教训不够。二是党委内部团结差,思想斗争不开展,集体领导不够,民主作风差,工作不协调。三是思想作风上简单生硬,存在着官僚主义、狭隘经验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的毛病。四是将五旅全部留作地方部队极为不妥,使二纵主力部队受到削弱,为尔后二纵进行战斗任务带来了困难。在大别山斗争中,二纵不应该减员那么大,损失1.7万多人,是纵队领导决策的错误。纵队几个主要领导同志都虚心听取意见,诚恳接受批评,也认真检讨了工作中的缺点错误。

通过这次整党整军,部队在政治上、军事上和领导作风上都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为大兵团联合作战,解放中原,夺取全国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89月,中原军区颁发了《秋季作战的政治命令》,号召所属部队与全国各战场遥相呼应,发动秋季攻势,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夺取军政双胜利。刘华清对六旅作了动员,号召部队在秋季作战中立新功,掀起了完成作战任务的挑战比赛。917,六旅离开方城,向泌阳进发,寻机歼敌。此后一个多月时间里,六旅跟随二纵队一起,挥师南下,参加了黄港、应城、花园市等战斗,11月参加了著名的淮海战役。

[相关链接]

[刘华清将军生平]刘华清将军,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党、国家和军队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原副主席。191610月出生于湖北大悟,192910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参加革命工作,1935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1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队长、指导员、科长、干部大队大队长兼政委等职。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秘书主任,冀南军区组织部长、军分区政委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旅政委、军政治部主任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南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军副政委、第一海军学校副校长兼副政委。1954年赴苏联海军指挥学院学习。1958年后,历任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院长、第六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国防科委副主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海军司令员等职。198711月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8911月任中央军委副主席。19559月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1988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1985年、1987年当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是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20111146时,刘华清将军在北京逝世,终年95岁。

友情链接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