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驿城区西平县上蔡县平舆县正阳县确山县泌阳县汝南县遂平县新蔡县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王国华生平事迹(四)
作者:征集编研科  更新时间:2018/10/11

王国华生平事迹(四)

1935年3月底,王国华到郑州,找了几个老联络点,都没有接上关系,只得回到确山。当时,中共河南省委已不存在,全省党、团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国民党在驻马店附近贴出告示,以三千元银洋悬赏捉拿王国华。王国华从大刘庄下车后,先到驻马店西王楼。群众告近他:“你赶快离开这里,国民党的马队昨天还来捉拿你。”他听了毫无畏惧,满怀信心地鼓励该村党支部的十多名党员:“1928年,我们三打韩庄寨,国民党烧杀得比现在还厉害,老百姓也没有被吓倒。只要大家齐心干,革命迟早要成功,将来坐天下的是咱们泥腿子!”从此,这个战斗堡垒又开始战斗。

他决心迅速恢复和重建豫南党组织,联络幸存的同志,离家只有几里,也没回去探望妻子、老母,就前往汝南县和孝找到区委书记刘茂林。几经周折,很快与肖章、康春、王国平、孔卡子接上关系,在汝南薛台召开了党员会议。王国华针对党内存在的悲观情绪,坚定地表示:“越是困难,越得硬着头皮干才行”。大家统一了认识,决心要战胜一切困难,尽快把确山、汝南、正阳、信阳边区党的工作开展起来。从此,在王国华、肖章、王国平等努力下,四县边区部分党组织得到恢复、整顿。

1935年5月,他到确山县傅楼村找到原中共豫南特委联络站站长徐中和,了解河南党组织遭到大破坏后党员的联络情况,要求徐中和尽快将原豫南特委联络站恢复起来。正巧碰到鄂豫边工委委员张旺午,从泌阳县来这里寻找上级关系。互相沟通了豫南、豫西南党组织的联系。

1935年7月底,王国华到唐河县毕店镇张心一村找到先行返回的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两人见面,格外亲切,王国华传达了陈云在党校结业时关于“扩大游击队,牵制敌人,打击敌人,创建根据地”的指示。张星江说:“我送红二十五军去陕南,他们也是这样鼓励我们,我们正计划发动游击战争,如果把两个拳头捏在一起,就更有力量”。“咱们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把党的红旗高高举起,也要烧红豫鄂边。”王国华一拍大腿:“好!咱俩意见一致,说干就干!”他们一致认为,在目前极其困难的环境中,决不能悲观失望,一定要把党组织保存下去。但是,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保存党的组织和力量,比过去在革命高潮中扩大党的组织和力量更加困难。他们决定:将中共鄂豫边工委与豫南党组织合并,组成中共鄂豫边省委,张星江任书记,仝中玉任组织部长,王国华任宣传部长。他们坚信:“只要能够保存党的干部,就能保存党的组织;能够保存党的组织,就能保存和创建革命武装。只要不为反动派彻底摧毁,迟早总要创造出新的革命力量”。

鄂豫边省委建立后,究竟把工作重点放在哪里?“二苏”代表大会上中共中央对鄂豫边区的指示,特别是朱德在接见王国华、张星江时的重要指示,给他们指明了斗争方向。他们把恢复党的组织、发动游击战争的重点,放在确山、信阳、桐柏、泌阳四县交界的山区。省委分工张星江负责唐河、桐柏,仝中玉负责镇平、新野,王国华负责确山、信阳、正阳、汝南,张旺午负责泌阳,集中力量开辟确(山)、信(阳)、桐(柏)、泌(阳)四县边界工作。王国华来到确山,在竹沟、瓦岗、石滚河一带化装成叫化子、身背高筐,手打“莲花落”,秘密串联党员、群众。他在石滚河焦老庄,找到周骏鸣的胞弟周春鸣,讲当前斗争形势,谈革命发展前途,总结以往斗争的经验教训。特别指出,1933年,周骏鸣在石滚河一带拉起武装,打死劣绅周老八,被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派确山县保安团镇压失败的原因,一是没有党的领导,二是没有组织群众,三是不知道统战工作。周春鸣听得口服心服。开始向往革命。接着,王国华派胞弟王国平在焦老庄,向周春鸣宣传革命的战略、策略,宣传农村包围城市,打击最反动的土豪、劣绅,反对拉伕拉丁、苛捐杂税等革命道理。周春鸣的觉悟得到进一步提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王国平、周春鸣又发展陈国典等一批积极分子入党,建立了焦老庄党支部。

1935年8月,中共鄂豫边省委调王国华到泌阳东部山区恢复党组织,王国华、张旺午在侯庄、张楼、高庙、磨道沟发展了近二十名党员。同时,王国华还在石滚河、孤山冲、瓦岗等地恢复党组织,建立了石滚河区委,组织了以周凤贤为首的焦老庄自卫队,打通了从焦老庄、石滚河直通泌阳的交通线,使确山、泌阳、桐柏三县边界的群众斗争连成一片。9月,周骏鸣出狱后到确山县傅楼找王国华接关系,他立即通知周骏鸣到野地一个瓜庵里会面。周骏鸣报告狱中与敌人斗争的情况,提供了国民党在被捕党员中组织假省委,妄图将幸存党员一网打尽的重要情报。看到周骏鸣有胆有识,王国华暗自高兴,及时报告省委,派周骏鸣去信阳吴家尖山检查工作。很快建立了尖山党支部。10月,王国华去尖山检查工作。群众发动充分,基础扎实,而且山高林密,地处四县交界,正是开展武装斗争的好战场。建议以此为基点,开展武装斗争。于是,省委决定把主要力量搬到尖山。张星江、王国华齐集尖山,全力发动群众筹集枪支,创建革命武装。

1936年1月4日,王国华、张星江、周骏鸣、张旺午、王国平等在小王庄商定建立游击队,当夜,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在尖山小石岭村汪心太家正式诞生,张星江兼指导员,周骏鸣任队长,王国平任副队长。游击队旗开得胜,张星江、周骏鸣、王国平、康春、老汪当即除掉了该村联保主任汪心乐,撤到天目山庙里宿营。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一经建立,就接连“打坏货”、斗土豪,很快发展到三十多人。1936年3月6日,在乐山脚下遭到遂平县国民党民团的突然袭击,副队长王国华的弟弟王国平和队员柯骡当场壮烈牺牲,九名队员被俘。王国华没有为失去胞弟和好友而过分悲伤,而是化悲痛为力量,与张星江、周骏鸣共同研究振作士气,尽快扩大队伍。省委及时调陈香斋任游击队副队长,从各县抽调积极分子充实游击队。不到二十天,游击队扩大到三十多人枪,经过研究,省委决定趁农历三月初三桐柏县平氏镇庙会,炸会夺枪,武装群众和游击队。讨论中,王国华认为,平氏镇离根据地一百多里,游击队脱离游击区是个大问题。但是,大多数同志主张去干一下。王国华坚决执行省委决定,立即到确山县石滚河和泌阳县张楼一带组织八十名群众,配合游击队行动。4月25日,张星江、周骏鸣带领五个手枪队员化装进入庙会,王国华、马长富带领群众,扮作香客,分散在三个戏台前看戏。他们买来八十根木棍,八十条白毛巾,分别散给夺枪群众,行动时拿着木棍当武器,围上毛巾当标志。王国华同张星江、周骏鸣在祖师庙前根据牛得胜侦察的情况再次商定行动方案:游击队员重点收拾三个金货棚,夺枪群众主要对付逛会的民团。下午4时,夺枪开始,夺得长短枪十多支。在游击队撤出、转移途中,张星江中弹牺牲,周骏鸣负伤。

 张星江牺牲后,王国华、仝中玉与养伤的周骏鸣共同分析了游击队员的思想现状,总结了两次受挫的深刻教训。王国华认为,游击队两次受挫,“主要是由于我们,对形势认识不足,脱离根据地,脱离群众,一味大干。因此,也就不注意深入艰苦地作群众工作,游击队脱离了根据地和群众,就象刚学走路的小孩离开了母亲,必然要跌跤”。王国华、周骏鸣推举仝中玉接任省委书记。会后,他们都到游击队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使游击队很快稳定了思想。但是,敌人从张星江身上搜出了党的文件,调集重兵向游击队大举进攻。在敌众我寡情况下,他们决定将游击队“化整为零”。仝中玉与王国华商量后,带队到唐河、新野开展游击活动。周骏鸣带一班到石滚河、竹沟一带,在地方党组织的支持下迅速壮大。此间,叶县工委段永健、李子健等四人来到确山,在傅楼找到玉国华,合在一起干,王国华、周骏鸣热烈欢迎。这年6月,省委决定建立确山县委。王国华直接领导确山县委,把工作重点放在游击队活动的中心区域,建立区、村农民协会,选送积极分子参军,游击队扩大到三十多人。8月下旬,仝中玉由唐河返回泌阳,同王国华交换了两地工作情况后,在亲戚家治病。王国华、周骏鸣、邓一非、李子健在石滚河黄路沟召开会议。会上,王国华代表中共鄂豫边省委检查总结了过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错误;制定了新的工作方针。10月,鄂豫边省委派李子健去北平找北方局接关系。李子健在北平顺利地同北方局接上了关系,带回了中共中央《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同胞书》。在与党中央失去联系的两年间,王国华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梦见和党中央取得了联系。现在,真的同北方局取得了联系,又得到了党中央的指示,就象与母亲失散了多年的孩子,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欣喜若狂,省委认真学习党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但是,对于将游击队并入地方民团的问题王国华据理力争,他说:“没有独立自主的武装,就如经商没有本钱,谁还看得起你,什么统一战线也讲不成!”“不要看不起这几条破枪,游击队是革命的种子,不能解散!”经过反复讨论,为了自卫和生存,决定游击队继续以打汉奸名义打土豪维持生计。同时,派李子健再次去北方局汇报。12月13日,在天津宁园,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听取了李子健的汇报。刘少奇充分肯定了鄂豫边省委的工作,代表党中央、毛主席向同志们问好,对鄂豫边区开展广泛的统战工作作了符合当地实际的重要指示。为了加强宣传工作和省委领导的学习,刘少奇赠给省委一部留声机,赠给王国华、仝中玉、周骏鸣三支金笔。12月下旬,鄂豫边省委在泌阳玉和寨召开扩大会议。会上,选举王国华任省委书记。会议期间,李子健传达了刘少奇的重要指示,大家进一步明确了斗争方向。决定加强根据地党组织建设,组织群众抗日自卫队和扩大抗日游击队。

1937年2月党员发展到120多人,确山、泌阳、信阳、桐柏边界村庄抗日防匪自卫会、自卫队,联庄社纷纷建立,王国华、周骏鸣、邓一非、姜宗仁等,一天要跑几个村寨表态,承认他们是“老共”的地盘。这样,仅一个月,就在石滚河、孤山冲、铜山沟、邓庄铺、西王楼、黄石头庄、王楼、大李庄、马堡等地成立了自卫会,组织了自卫队。

在抓紧党组织发展和基层政权建设的过程中,王国华坚持开展抗日统战工作,保障了游击队的迅速发展。省委和游击队与当地开明绅士建立统一战线,团结、争取了石滚河区长何振刚,冷水铺联保主任王国信,邓庄铺联保主任李耀堂。此外,王国华还卓有成效地开展匪运工作,争取并教育了一批土匪武装,让他们共同抗日。1937年5月,蒋介石指令东北军一二九师进驻泌阳,“围剿”红军游击队。在十分严峻的形势面前,王国华坚定地表示,共产党应该是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模范,不但要努力扩大停止内战的宣传,而且要作出实在的样子。王国华与李子健具体分析了蒋介石调一二九师进驻泌阳进攻游击队是一箭双雕,待两败俱伤后,再坐收渔人之利的形势,认为有与其建立统一战线的必要与可能。王国华一拍大腿说:“与一二九师谈判,要得!”于是,一面把游击队转移到桐柏龙窝隐蔽,一面派李子健去王店与一二九师代表、联络参谋田作舟和团长王理环谈判,在共同抗日的原则下,达成五项秘密协议,缓和了边区形势,蒋介石妄想借东北军之手消灭豫南游击队的阴谋破产。1个月后,一二九师奉命撤去,省委和游击队重返游击区。至抗战爆发前,鄂豫边省委和游击队经过数次浴血奋战,保存了60人枪的革命种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