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孟津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历史上的孟津县志编修概况
来源:中国孟津网  更新时间:2018/12/31



       县志创修于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县令段再主修,杨儒纂辑,稿未刊而段它调,事遂寝.段再,兰州举人,来任日期无考。杨儒字柏崖,本县举人.十五年后,县令冯嘉乾隆其事,并开雕问世,惜此书已佚,惟序两篇尚存.嘉乾号伴东,山东东平州(今东平县)举人,嘉靖三十七年(1558)来任。《治生堂藏书目》著录《孟津县志》二册,不著编者、卷数、年代,疑指此书.

 

   清顺治间,县令孟常裕创修第一部清代《孟津县志》,至康熙间徐元灿为增补,惜二者皆草率不堪.乾隆十一年(1746)王宏献志为纲十二,为目六十六,据云尚称完善,惜佚,但却保留了两篇序.宏就字图南,山东诸城举人,乾隆八年(1743)来任知县。嘉庆间再修本,是惟一较为完善的孟津县志,惜存书无多.自明代至今,河南多数州县修志多在三、五种,或六、七种.

【康熙】孟津县志 四卷 

(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刊本

孟常裕原修,徐元灿增修;杜宗度、张峻典补纂.常裕字六箴,直隶滦州(今河北省滦县)人,由拔贡于顺治十三年(1656)来任知县。元灿字梅举,镶黄旗奉天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县)人,由监生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来任知县.宗度字希裴,扶沟人,县教谕。峻典宇子叙,仪封人,县训导。 

 

 顺治志初创,诸多瑕疵,后人谓其因陋就简,体裁规模皆不得称完备。康熙三十五年,徐元灿来任后,即延杜、张二学博据该志增修,但对旧志未作任何更动。所增补者亦极有限,仅于户口、职官、人物、艺文等目之后,聊补数页而已。且卷页残缺,字迹漫涂,几不可读。因此,此康熙志实为顺治志的翻印本,或日顺治志增补本,诚不能独立成书。

 

 目录:卷一图考,星野,沿革,疆域,形胜,山川,古迹,城池(附市集),公署,户口,风俗;卷二职官,宦绩,选举,封赠;卷三相典,陵墓,理学,忠直,孝友,名硕,文学,义口,隐逸,人物补遗,节烈,坊驿,桥渡,土产,祥异;卷四艺文.此顺治志增补本的所谓康熙志,体例混乱,无以复加。卷三于隐逸、节烈之间插进,人物补遗一目,实不伦不类,而所谓人物实仅为列女.其它如理学名硕不仅巧立名目,而实无内容。前者四人均谈不到什么理学,后者二人其中一人尹徐并非孟津人.其它各国亦多草率无似,实为志书草稿.

 

 如有耐心,可从漫游字迹中发掘一些有用的资料。如城池一目,仅百余字,,却记载着”壬午,寇陷城垣,损坏大半”。即明崇须十五年(1642)李自成农民军占领孟津县城.为意想不到的发现.户口一目,内容颇为富赡,通异于它目。其中人口、里甲、田赋、增米、河银、驿站、盐引等目都有较多的记载.

 

 卷二职官一目,对明代职官叙之茶详.以知县论,明代五十人,无一遗漏,清代五人,直至顺治十七年(1660),亦无遗漏,其它皆类此.《续四库提要稿》竟谓此目仅述历代官制,不作职

 官表,故历代职官姓名无从考见者十之八九。实令人莫明其妙.若谓上限不及明以前,下限不及顺治后,为一缺典,倒是真实的。但如此横加指责却无任何根据.

【嘉庆】孟津县志 十二卷首一卷 

(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刊本  

  

 赵擢彤修,宋缙纂.擢彤字睦堂,山东莱阳副贡,嘉庆十五年(1810)来任知县.绪字西崖,亦莱阳籍,举人。明代所修之孟津志全部散失.清代顺治、康熙间所修方志又皆简陋不成书。乾隆十一年(1746),知县孟宏猷主修之新志刊出,消十二。目六十六,据云较为完善。至此,此县方可称有志,或可补宋绪上述缺陷,惜又不存.嘉庆间,县令赵招彤与莱阳举人等人据乾隆志之义例,删繁芜而增其缺略,又益以数十年之故实而纂辑成是编.此是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惟一较为完整的孟津县志.

 此后长期失修. 

 

 书十二卷首一卷。目录日:卷之首袁翰,卷一沿革 沿革表、沿革考,卷二疆域 县境、疆界、道里、形胜、山川、古迹,卷三建置城池、署周、学宫、营堡、邮驿.仓成、存恤、坊表、桥渡、寺观、

 陵墓。卷四贡赋 里甲、市集、户口、田赋、额盐、杂税、土产、风俗附、灾祥附,卷五官师 职官表、宦绩,卷六选举 选举表、武科、武职、椽史、恩荫、封赠,卷七列传 名臣、忠直、义烈

 附、孝友、经学,卷八列传 廉能、文苑、义举、隐逸、流寓、仙释,卷九列传 列女,卷十艺文 疏栩、书、策、论,卷十一艺文记、序、杂著、基表、墓志、祭文,卷十二艺文 赋、赞、铭、古

 歌、古体诗、近体诗.

 

 此志无论从体例或内容来说,都有许多可取者。卷首高翰多收有关政教的文字,非如它志连篇累腹地摘录什么乾隆南巡时的无聊诗文。地理沿革有表有考,考即表之说明,益觉详赡清晰。康熙志之列传、以至选举表都找不到王铎其人。此人人品如何可以研究,但在明清之际是一位有名的书法家是不能否认的,孟津县志没有必要将其人开除县籍,是编则纠正了这个缺点,名人文苑传.艺文志中所选的诗文,吸瑜互见。所谓假者,就是把与孟津毫无关系的作品,如《魏文帝与吴质书》,阮籍、王集关于首阳山的文章,韩椅、欧阳修关于尹诛的文章等等都拉了过来.在列传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强迫李泌、阎立本、尹珠等人入孟津籍,如此乱来,实有失体统.艺文志中也采录一些有用的文章,如邑人陈揭写的《劾杨嗣昌洛城失陷疏》、《请购遗书疏》等,皆有参考价值.前者写道:“宜阳于去年十二月失陷”,“本月二十六日攻打永宁…··连破四十余寨”,“河南府于正月二十二日二更失陷,王总镇为贼内应”。“尤可异者,勒成咒语,行文各府州县.家学户诵,则寇自消灭,不凡事同儿戏,伎俩已穷乎!”多有意思,明王朝已走到黔驴技穷的绝路.

 

 在分类上,风俗、灾群系于贡赋,实为不伦;而列女系于列传,不另设一门,倒是可取,也完全符合史部目录的传统分类.此书见《八千卷楼书目》著录。此志现存极少,仅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及本县档案馆三家有藏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