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林州市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林州五龙镇理峪村打井的故事
作者:宋建军  更新时间:2018/8/27

理峪村位于淇河南岸的山谷里,常言道:“看见淇河水,就是吃不到嘴。”村里吃水要走六、七里路山路到淇河挑水吃。据碑文记载乾隆三十九年夏天,一位老人在地理干活,累了在地头大柳树下休息,见从乱石堆里钻出一个花猫犵狑,身上湿漉漉。他想下面一定有水,就又观测了几天,天天见花猫犵狑从乱石堆里钻出来,身上都湿漉漉,回家后给人们说了一番,人们都说要是能打一口井多好啊!于是,人们商量从花猫犵狑钻出的地方往下挖看有没有水,说干就干,人们往下挖一直是乱石但有潮气,人们信心十足,大约挖了有两丈多深,发现一块石板,人们敲了敲下面是空的,人们就把石板砸开了,奇迹发生了,下面就是深不见底一个大石缝,有二尺多宽,有人向下面扔了一块石头,听见下面有水的声音,人们可高兴,找到水了。

人们回家拿了绳子、水桶,从井里打上了一桶水,都尝了尝水很甜,人们才发现井是自然形成的,只不过中间不是很直弯弯曲曲,人们就用石头把井砌了上来。井大约有12丈深,在井口上按上轱辘绞水吃,由于水井是弯弯曲曲的绞水过程中水桶磕碰井壁绞上水就成半桶了,于是人们就想了个办法,在水桶口撑上用荆条编的内圈,才不至于绞上来半桶水了,还经常发生井内石缝夹水桶现象,人们就捆住榔头顺着井绳往下冲,实在不行人直好下井了,下到井里的人上来说,绞水已经把井壁磨成了一个凹槽了,现在还有这口神奇的古井呢!

随着人口的发展,一口井绞水供应不了全村人们吃水了,吃水要排队,又耽误农活。1963年村干部和群众研究决定,距老井六米左右的旁边再打一口新井,在打井过程中没有老井那么幸运,全是坚硬的石头,首先从中间放炮,然后再从四角放炮,崩出的石渣按斤称计工分。但人们都干劲十足,当时人们安全意识差,用井绳栓了一个圈,一条腿往里一钻双手攥住井绳就下井了,挖了有二十多米深的时候,一天上午放罢炮,没停多时人们就赶着去井下出渣,由于下面地方小,烟还没有完全消完,第一个下去的宋记成刚到井下,就喊不行呛的很,大家就赶紧往上拉,离井口只有一米了,结果,他昏迷了,手一松掉到井底,当场身亡,挖井也就停止了。

停了不到一年多,大家又商量决定继续挖井,这次吸取教训,上下井捆住腰,干部党员带头,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一筐一筐把石渣提了上来,直到挖了有40多米深,1966年3月9日,又挖到老井的石缝见到水了,石缝有半米多宽深不见底,用两丈多长的绳子栓钢钎都没有到底,人们商量再把石缝扩大,石渣也不用出了,就又向下打了几米,后来水面上来了就不能再往下打了,据说,理峪村两口井和千人泉泉水相通呢!到了雨季,泉水就从井口往外冒,泉水一开,就能流一月之久,于是,人们就在井的北边修了一个大蓄水池,因为正好在搞“四清”运动的时候修建的,所以起名“四清池。”到了旱季,就用两个轱辘绞水吃,解决了理峪村当时吃水困难问题,也为以后抽水吃打下了基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