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乡镇频道: 城关镇 | 超化镇 | 大隗镇 | 米村镇 | 平陌镇 | 刘寨镇 | 白寨镇 | 岳村镇 | 来集镇 | 苟堂镇 | 牛店镇 | 袁庄乡 | 曲梁乡 | 青屏街办事处 | 西大街办事处 | 新华路办事处 | 矿区办事处 | 尖山风景区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开国将领的血性功勋(二)
作者:新密市档案局  更新时间:2018/11/29

1936年3月12日,长征路上,成钧任团长、余秋里任政委的红2军团第6师第18团在得章坝设伏。红军刚摆开阵势撒下网,敌军就钻了进来。红18团冲锋号令发出,团长成钧要率部冲击,余秋里看到对面山头有敌人在瞄准,凭着经验,他大喊了一声“危险”,同时迅速伸出左手把成钧拉回工事。也就这一拉,敌军的子弹扫了过来,团长安然无恙,余秋里的左臂被子弹打穿,露出骨头和筋腱。晚间在搜索战场时,伤处又受到敌人子弹的第二次打击,伤势就更严重了。

战争环境异常艰苦,缺医少药,没有条件做手术,这给余秋里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他疼得实在受不了时,就咬紧牙关,用健全的右手死命摁住伤口以减轻疼痛。有时将伤臂浸泡在水里,或是往伤处浇凉水,冷却止痛。

22岁的余秋里带着伤臂走过了长征路,熬过了188个日日夜夜。9月20日,部队到达甘肃徽县,他的伤势越来越重,左手五指已经肿胀坏死,于是由红二方面军卫生部长侯政给他做了截肢手术。

手术过后,余秋里用一只手参加了延安大生产。解放战争中带出了“硬骨头六连”等许多英模单位。全国解放后,在石油工业部当部长期间,带领广大石油工人,摘掉了中国贫油的帽子,并带出了王进喜“一二〇五”钻井队,成为全国各条战线的学习模范。1955年,余秋里被授予中将军衔。

1936年11月29日,河西走廊已是冰天雪地。西路军第5军第13师21岁的谢良政委率部赶到十里铺,阻敌进攻,敌人连续三次集团冲锋均被打退。

这时,正在前沿指挥部队作战的谢良,突然身子一晃,左腿发麻,左腿膝盖被敌人打中了。军长董振堂立即派人将他护送到医院。医院缺乏手术器械,又没药,他疼得难以忍受,还发起了高烧。突然,他感到左腿一阵冰凉,看见脸盆中放着冰块,左腿架在盆子上,腿上也放了些冰块。原来,为了让他退烧,医生想了个以冷制热的土办法。烧退了,脚却给冰坏了。为防止得坏血病,医院没有手术器械,医生用一把大剪刀将他的左脚脚趾剪掉。

西路军失败后,谢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在兰州省立医院,医生发现他剪掉脚趾的伤口已严重恶化,于是又锯掉了他那只早已冻坏了的左脚。

1937年冬,谢良到了延安,住进延安中央医院,被冻伤的左腿已经发炎。医生立即动手术,又把他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全部锯掉。

三百多天里,谢良拖着伤残的腿,从河西走廊到兰州,再到延安,一次次的手术,一次次的考验,历经苦难。这位血性军人没有屈服,伤好之后又立即投入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场。新中国成立后任炮兵副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半个月内,三次截肢,对于所有人都是难以忍受的痛苦!军人的血性,不惧生死的态度,让红12团政委钟赤兵忍住了,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1935年2月26日,红军二渡赤水后,直扑铜梓,准备冲过娄山关,再夺遵义城。政委钟赤兵和团长谢嵩率红3军团第4师第12团,于26日拂晓前抵近娄山关,随即向娄山关发起了猛烈攻击。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阵猛打,关口被突破,红12团控制了点金山。这时,钟赤兵的身子猛地一晃,上身左斜,右腿负伤,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战士们赶紧把政委抬下阵地

红军占领遵义城后,医生立即为钟赤兵治伤,但因伤势严重,必须从小腿以下进行截肢。医生用一把砍柴刀和一个木工锯,把他的小腿锯掉了。手术时,木锯上下拉动的响声好似万箭穿心。钟赤兵忍着剧痛躺在手术台上,几次昏死过去。术后没几天,钟赤兵的伤口感染了,高烧持续不退。医生只得给他进行第二次截肢,右腿膝盖以下剩余的部分又被截去。不料,由于消毒条件不好,伤口仍继续感染,最后医生下狠心,第三次截肢,将他的整个右腿从股骨根部截去。

就这样,一个带着一条腿、20岁的红军指挥员,伤愈之后爬雪山、过草地,到苏联共产国际学校上学,又回国打鬼子,新中国成立后任军委民航局局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危险和伤亡留给自己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造。”这首在人民军队里传唱了81年的军歌,真实反映了抗日战争时期我军武器装备的实际状况。每战之后研究破解缴获的敌人的武器弹药,是部队的日常工作,因而也经常造成伤亡。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危险和伤亡留给自己,干部抢在战士前面涉险,成了当时部队干部的自觉意识。

1940年春,为反击日军的春季大“扫荡”,华北地区的八路军各部队突击进行军事训练,并研习从战场上缴获得来的敌军各种武器装备。

3月下旬的一个中午,八路军特务团的干部战士在野外上军事训练课,听副团长陈波讲解滚雷的使用方法。

陈波不让干部战士做示范,自己抱起一个西瓜大的滚雷,向山坡上走去。陈波从容不迫地走上坡顶,屏住呼吸,下蹲、按雷、拉弦。没想到这是颗不合格的滚雷,一声巨响在山谷中回荡。陈波倒在了血泊里。

在左权县羊角村八路军医院,陈波虽经过医生们的奋力抢救,但最终还是失去了右胳膊。

32岁的陈波虽然失去了右胳膊,而他血性的精神和顽强的战斗意志,成为陈波所在部队干部战士学习的榜样。抗日战争胜利后,陈波负责东北地区的铁路安全和指挥,为辽沈战役的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新中国成立后,陈波曾任东北铁路公安总队总队长、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40年10月,新四军黄桥决战后,部队集中在黄桥整训。

一天,为了向部队讲解日军手榴弹的构造原理,挺进第4团团长、27岁的廖政国同志在屋里给连以上干部上军训课。他手里拿着一颗新缴获的手榴弹,在拆螺丝时,手榴弹突然冒出了白烟,眼看一场不可避免的爆炸就要发生。这时,只要廖政国把手榴弹扔出去,他自己就可以安然无恙。但是他不远处坐着一批连以上干部,屋外也坐着几个干部、战士,隔壁屋里政委还在休息。他转身面对墙角毅然让手榴弹在自己的手上爆炸,因而失去了右手。

在场的干部、战士无一伤亡,而廖团长负了重伤。带着伤残,廖政国在解放战争中率部参加了渡江和上海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他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回国后任南京军区炮兵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44年9月21日,苏中军区第3特务团成功出击汪伪部队“税警团”,缴获了大批日伪军的土造手榴弹。在训练场,童炎生政委和干部战士一起搞训练。他拿起一颗土造手榴弹,对干部战士们说:“我们要彻底消灭敌人,就必须学会用夺得的敌人的武器武装自己。”他讲完话,就离开人群向河边走去。童炎生举起右手,用左手拉开弹弦,没想到这颗土造手榴弹是个残次品,没等扔出去就“轰”地一声在童炎生的手中爆炸了!顿时,童炎生右手五个指头被炸断。

童炎生被送到苏北军区后方医院,医生当即为他从手腕部做了截肢手术。童炎生右手被截后,33岁的他杀敌心切,伤口还没愈合就回到了部队。不料,截肢处的皮肤收缩大,伤口一直不能愈合,只得又进行第二次手术。

童炎生带着残缺的手,打过日伪军和国民党军,始终未下战场。新中国成立后,他任江苏省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白求恩大夫为其做截肢手术的两位开国少将

抗日战争时期,来自加拿大的白求恩大夫为晋察冀军区建了许多战地医院以及一批包扎所、血库,亲自为300多名受伤的八路军指战员做手术,是受到晋察冀军民普遍尊敬的外国人。每当聂荣臻司令员表扬他、报社记者采访他,白求恩都谦虚地说是八路军指战员高昂的斗志、不怕死的战斗精神感动了他。经他手术治疗的许多伤病员中,就有两位后来的开国少将。

1938年10月下旬,日军第2混成旅一部由张家口向蔚县开进。八路军第359旅两个团在邵家庄地区伏击。第1营教导员彭清云为突击队长,担任冲击任务。

29日上午10时,前行的日军开始向道路两侧山头炮击,进行火力侦察。 1500米、1000米、500米,“叭!”八路军观察哨打响了第一枪。枪声为号。“冲啊!”彭清云大喊一声,跳出掩体,率领突击队向日军冲击。突击队员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呼喊着向敌人猛冲过去,横挑竖刺了一批鬼子兵。这时,班长张有仁在连续刺死三个日军后中弹。彭清云冲上去抢救张有仁,右肘关节被子弹打穿。

战斗结束后,彭清云被送到旅前方医院。白求恩大夫为他做手术。当白求恩下令“马上输血,准备手术”时,医务人员却为没有血源而着急。“抽我的血!”白求恩伸出胳膊说。“抽我们的!抽我们的!”医务人员纷纷请求。白求恩坚定地说:“来不及验血了,我是○型血,万能输血者,赶紧抽!”就这样,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的鲜血,徐徐流淌进了彭清云的血管里。白求恩为彭清云做截肢手术后,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直到他苏醒。

三个月后,彭清云伤愈出院。

抗美援朝战争中,彭清云任师政委,白求恩的精神一直影响着他。他要求部队要热爱朝鲜人民的山山水水。这支部队后来在朝鲜平安南道成川郡石田里涌现出罗盛教舍身救儿童这样的国际主义战士。1955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

1938年11月15日,八路军第359旅第717团获悉日军一个运输大队由蔚县向涞源输送物资。27岁的团参谋长左齐率部连夜奔袭,进至涞蔚公路之间的明铺村设伏。

17日清晨,一连串“嘀嘀”的汽车喇叭声由远而近,只见日军汽车从蔚县向明铺驶来。左齐立即命令:“打!”顿时,“哒哒哒”的机枪声和“轰隆隆”的手榴弹爆炸声震天动地。日军先是一阵大乱,随即就开始反冲击。此时,一排子弹袭来,打中了左齐的右臂上部。

战斗结束,左齐终因流血太多,支持不住,晕了过去。从旅部赶来看望左齐的王震旅长,得知白求恩大夫下部队巡诊已回旅医院,立即派人送左齐到旅医院。王震对左齐说:“你的右臂血液不流通,医生说无法保留,要给你做截肢手术,马上请白求恩大夫给你医治。”白求恩大夫为左齐做右臂截肢手术后,还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小瓶磺胺给他用上,使他的伤口很快愈合。

左齐得到这位国际主义战士的救治,感恩之心伴随了他的一生。伤愈之后的左齐立即投入到打击日寇的战场。新中国成立后,他任济南军区副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友情链接
新密市档案局 地址: 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青屏大街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