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乡镇频道: 城关镇 | 超化镇 | 大隗镇 | 米村镇 | 平陌镇 | 刘寨镇 | 白寨镇 | 岳村镇 | 来集镇 | 苟堂镇 | 牛店镇 | 袁庄乡 | 曲梁乡 | 青屏街办事处 | 西大街办事处 | 新华路办事处 | 矿区办事处 | 尖山风景区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档案文化专题
档案编研工作源流考辨之四
作者:新密市档案局  更新时间:2017-5-31

四、《汲冢竹书》的发现与整理

在西晋初年,我国北方发现了大批的竹简篆文古书,大约有十余部书,其中很多内容与当时流传的记载有较大差异,因此引起了学者的注意。由于这批竹简文书是在汲郡的古冢中发现的,故统称之为“汲冢竹书”。

1、《汲冢竹书》的发现和整理

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汲郡(今河南汲县)发生了一起盗掘古墓案,盗墓人名不准,他在盗掘一座古墓时,得到了许多宝物,有周代的玉律及钟磬、铜剑、金质器具等。不同的是,这墓中还堆有大量的竹简,这个盗墓贼对竹简不感兴趣,把竹简当作点火照明的材料。案发后,官府在检查被盗古墓时,发现了散落的竹简,并发现竹简上有古文篆字。晋武帝知道这件事后,命令秘书省派员前往,经初步发掘整理,共得竹简数十车。

由于竹简遭到盗墓者的破坏,原堆放次序被打乱,有的还被烧毁烧残,所以要恢复古书原貌,困难极大。晋武帝命秘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著作郎束皙等人负责整理这批竹简。他们先“校缀次弟”,即根据竹简的内容,将其排比归于某一篇,再将数篇的材料归于一书。经过数年的整理,大致知道了汲冢所出竹书的种类和篇目。根据《晋书·束暂传》的记载,有下列几种:(1)《易经》二篇;(2)《易繇阴阳卦》二篇;(3)《卦下易经》一篇;(4)《公孙段》二篇,言楚、晋事;(5)《国语》三篇;(6)《名》三篇;(7)《师春》一篇,书《左传》诸卜策;(8)《琐语》十一篇;(9)《梁丘藏》一篇;(10)《缴书》二篇;(11)《生封》一篇,帝王所封;(12)《大历》二篇;(13)《穆天子传》五篇,言见西王母事;(14)《图诗》一篇;(15)《杂书》五篇;(16)《竹书纪年》十三篇(自夏至于魏安厘王)。总计有16种,75篇。[i] 全部是漆书蝌蚪文字。

《汲冢竹书》的整理工作前后历时约二十年,这是中古时期一次规模浩大的文献整理工作,其所运用的方法基本上沿用了汉代刘氏父子创立的方法,整理工作的主要步骤为:

一为抄攥,即以“今文”(隶书)抄录竹简古文字。因为这批竹书,都是用古文“蝌蚪文”书写的,而“蝌蚪文久废,推寻不能尽通”,经过秦始皇“书同文”的变法之后,到晋时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识得这种文字。因此,第一步的工作就必须用“今文”将竹简古文重行抄录,以便于阅读。荀勖等在抄录时以魏明帝时所刻《三体石经》为参照,其古文字形为《三体石经》所有者,即以古文下之隶字写之;其字形为《三体石经》所无者,则据其上下文推求为某字,称“古隶定”[ii],而不准轻改某字,以存其真。遇有脱漏之处,则以“□”号代其位置。其书写格式,也尽量保持原书原貌。据荀勖《穆天子传·序》称:“所得书皆竹简素丝编。以臣勖前所考定古尺度其简,长二尺四寸,以墨书,一简四十字。”竹简的长度,以晋尺度之,约为二尺。荀勖即以“二尺黄纸写之”,分为两行,每行二十字。忠实地保持了原简的形式和风貌。

二是寻考指归,校缀次弟,撰写序言。荀勖等人在以今文写定《汲冢竹书》时,就已经进行了大量的考订工作,不仅有文字上的考订,还有对内容、作者、冢主等的考释。在古文字的考订上,卫恒、束皙用力最多。卫恒世习古文,曾撰《四体书势》,他把《竹书》与《三体石经》中的古文相比较,找出同字异形的古文字,解决了大量令人费解的问题。但不久卫恒遭遇意外之祸,其好友著作郎束皙继续其工作,束皙能“妙解古文”,继卫恒考订《汲冢竹书》,“随疑分释,皆有义证”。在卫恒、束皙等的文字考订基础上,荀勖又进行了编次、注写、校对工作,编次成16种、75篇,列于《中经新簿》丁部之末。荀勖每整理一书毕,又仿效刘向故事,撰写序录。如现存的《穆天子传·序》称:“古文《穆天子传》者,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古冢所得书也。……其书言周穆王游行之事。《春秋左氏传》曰:‘穆王欲肆其心,周行于天下,将皆使有车辙马迹焉。’此书所载,则其事焉。……汲郡疏书不谨,多毁落残缺,虽其言不典,皆是古书,颇可观览。谨以二尺黄纸写上,请事毕以木简书及所新写,并付秘书缮写,藏之《中经》,副在三阁。”这篇序言将汲冢竹书的出土时间、地点、竹书内容等作了扼要叙述。

2、关于《竹书纪年》

《汲冢竹书》至唐末五代战乱以后,陆续散佚。今所存者,只有《穆天子传》与《竹书纪年》两种。

《竹书纪年》又称《汲冢纪年》,内容是记叙夏、商、周三代的史事。至周宣王以后接记晋国殇叔(晋殇叔四年即周幽王元年)的事。其下历文侯、昭侯,接记曲沃庄伯以及武公、献公等事。至战国三家分晋后,专记魏国的事,而止于“今王”二十年。以世次推之,今王即魏襄王。当时学者都认为它是魏国的史籍。《竹书纪年》文意简明如《春秋》,记事却又同于《左传》,但其中与传说相异者很多。如关于尧、舜、禹禅让之事,儒家经籍中说的确乎其实,而此书则以为是相互篡权夺位。又如伊尹与太甲之事,传说是太甲有过失,才遭伊尹的废弃,三年后太甲悔过,伊尹又迎接他复位,而此书则以为他们是相囚相杀。再如关于共和行政事,儒家说是周、召二公共和行政,而此书则以为是共伯和摄行天子之事。还如益干启位,启杀之;文丁杀季历;……凡此种种。因《竹书纪年》与儒家正统说法不一样,当时学者以为它是骇人听闻的异说,唐代孔颖达作《十三经注疏》,斥该书为不经,即不受重视。至宋以后逐渐失散,其中的古本《竹书纪年》,到南宋只残留三卷,此后再不见著录,可知原书已亡。

到了明代嘉靖年间,忽又出现《竹书纪年》上、下两卷,称为南朝梁沈约作注。此即今本《竹书纪年》。清代人已经知道今本乃伪作,于是从事于古本的辑佚工作。重要者有朱右曾《汲冢纪年存真》二卷。后来王国维在此基础上加以补辑校正,成《古本竹书纪年辑校》一卷,共得四百二十八条。辑本虽非原书,但仍为研究古代历史的重要资料。另有《竹书纪年》二卷,近代称为《今本竹书纪年》,系出于伪作。王国维作《今本竹书纪年疏证》逐条证明今本伪托之迹,于是《竹书纪年》古今本真伪之案遂定。

《竹书纪年》既为魏国史籍,那它所记载的战国时事,当较为可靠,足以补证《史记》等书记载的缺误。如按《史记》说法,魏文侯即位于公元前424年,在位16年;惠王即位于公元前370年,在位36年;襄王即位于公元前334年,在位16年;哀王即位于公元前318年,在位23年。《史记·六国年表》说子夏为魏文侯师,时在魏文侯十八年,离孔子之卒72年。孔子卒时子夏才29岁,若按此说,则子夏已逾百岁了,这显然是年岁有误。如果按照《竹书纪年》所记文侯即位于公元前446年,乃称侯于公元前424年,在位50年;武侯即位于公元前396年,在位26年。照此改正后,则子夏的年龄也正相合了。又齐伐灭燕,《孟子》、《战国策》等均称是宣王时候的事,而《史记》却记在涽王时期,依《竹书纪年》,则宜在宣王时期。可知《竹书纪年》一书虽只有残文存在,而其中的史料价值却不宜忽视。

 

 


友情链接
新密市档案局 地址: 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青屏大街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