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乡镇频道: 城关镇 | 超化镇 | 大隗镇 | 米村镇 | 平陌镇 | 刘寨镇 | 白寨镇 | 岳村镇 | 来集镇 | 苟堂镇 | 牛店镇 | 袁庄乡 | 曲梁乡 | 青屏街办事处 | 西大街办事处 | 新华路办事处 | 矿区办事处 | 尖山风景区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刘少奇:中共满洲党组织工作的“拓荒者”
作者:新密市档案局  更新时间:2018-6-13

    临危受命奔赴满洲

    由于国民党的镇压破坏,中共满洲省委成立后一直处于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屡遭破坏,斗争十分艰苦。1928年12月,中共满洲省委在奉天(今沈阳)大东门外一地下党员家中召开省委扩大会议时,陈为人等主要负责人几乎全部被捕,此时中共满洲省委的处境极为困难。

    1928年底,谢觉哉以中共中央特派员身份到奉天考察东北地区党的工作。经过3个月的考察和研究,谢觉哉于1929年4月13日向中共中央提交了《关于满洲工作的报告》,报告指出:“满洲党确实需要一个有本事的领导者,首先做点斩除荆棘的垦荒工作,经过相当时日不难会有很好的成绩出来。” 6月4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专门研究了东北地区党的建设问题,决定派刘少奇出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时任上海沪东区委书记的刘少奇,在险恶的环境中积极领导工人开展罢工等革命活动,斗争经验十分丰富。在接到任命后,虽染病在身,刘少奇仍欣然受命,在上海参加完中共中央召开的满洲工作会议后,即刻启程,辗转奔赴奉天。

    1929年7月14日晚,刘少奇(化名赵子琪)以国民党海军司令部副官身份为掩护,与夫人何宝珍一同乘坐火车抵达奉天,之后,一直寄居在东北讲武堂高等军学研究班宿舍。初到奉天的刘少奇,为开展工作带来专款,但自己却过着异常艰苦的生活。据时任中共满洲省委秘书长廖如愿回忆,当时刘少奇居住的宿舍内陈设简陋,他几次提出这与其海军司令部副官的掩护身份不符,想要给刘少奇添置几件像样的家具,却都遭到拒绝。最后,廖如愿只得想出一个办法:买一个漂亮点儿的门帘挂上,装点一下门面。

    筹组罢工身陷囹圄

    刘少奇为进一步推动东北革命斗争的开展,准备在奉天发动一次大罢工,他将目光投向了拥有工人运动基础的奉天纺纱厂。奉天纺纱厂不仅产业工人人数众多,中共党、团支部也先后成功组织工人开展过小规模斗争。1929年7月29日,刘少奇(化名之启)在《关于职工运动最近情形及目前工作布置给中央并转全总党团的报告》中提到,奉天纺纱厂党、团支部“很活动,有作用”,“并相当能领导斗争”。8月,为了避免刘少奇的长沙口音惹出麻烦,中共满洲省委先派出组织部长孟坚、干事杨一辰同纺纱厂的党、团支部商讨组织工人将小规模斗争逐步汇聚为大规模罢工。为充分做好准备工作,取得领导斗争的第一手经验,刘少奇不顾久病初愈、身体尚虚,决定冒险深入到奉天纺纱厂。

    8月22日,刘少奇一身工人装束与孟坚一前一后来到奉天纺纱厂北门外的小树林,准备与纺纱厂中共党支部书记常宝玉等人碰头。此时,下班时间已到,但工厂大门依然紧闭,不见任何工人出入,只有几名厂警守在门外。刘少奇顿时感到情况异常,当即示意孟坚赶快撤走。他们正欲分头离开之际,厂门突然打开,一群持枪厂警朝他们直扑过来,叫喊“抓住他!”原来,常宝玉等人在厂里的活动,引起了厂方的警觉,厂方将他抓去审问,常宝玉缺乏斗争经验,意志也不够坚定,将罢工斗争计划说了出来。刘少奇和孟坚就这样被捕了。

    被捕后,面对审讯,刘少奇早已想好应对之策。他自称“成秉真”,因为在武汉生活不下去,又听说奉天日子好过,想投奔这里的老乡混口饭吃。刚下火车,人生地不熟,他正在树林乘凉,不知为什么就被抓了起来。这时,一个警卫队头目上下打量了刘少奇后,突然叫道:“看你细皮嫩肉的,手上连个茧子都没有,还敢到这里冒充工人?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刘少奇坦然地回答:“我是个排字工人,你们如若不信,我可以干给你们看,你们这里若有排版一类的活儿,我可以干得蛮好哩!”弄得敌人哑口无言。随后,刘少奇又先后被关在奉天警察局商埠第三分局和奉天高等法院检察处。敌人用尽一切办法想从刘少奇口里挖出点什么,却一无所获。

    刘少奇被捕后,在狱中机智地与敌人周旋,加上中共满洲省委的大力营救,奉天高等法院在没有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以“煽动工潮,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准许其“取保释放”。刘少奇于9月中旬出狱后,又继续领导广大工人开展了中东路工人大罢工、北宁路工人争“花红”(旧中国资本家年终发给工人的额外报酬)等斗争。

    恢复整顿党团组织

    刘少奇出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后,面对组织瘫痪、党员数目骤减的现状,积极着手恢复整顿组织关系,派出大批骨干到东北各地大力发展党组织,他本人也经常到基层找工人和党员谈话。1929年9月底,刘少奇到东北仅仅两个月后,东北地区的党支部由4个激增到28个,党员由120人增至182人,开拓出中共满洲省委工作的新局面。

    经过对东北的政治、经济情况3个月的调查研究,结合斗争实践,10月18日,刘少奇主持制定了《满洲党目前政治任务决议案草案》。该草案从东北的实际情况出发,对开展职工运动、农民运动和士兵运动等工作都提出明确的要求,并做出具体部署,对当时东北地区党的工作稳步发展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为尽快恢复党、团组织,《满洲党目前政治任务决议案草案》中强调“满洲党目前总的政治任务和路线,是争取广大群众团结在党的周围,领导群众的斗争,加强党的政治影响,壮大群众的组织与斗争的力量”,“在革命客观的需要上,满洲党的组织非有健全的广大的发展,绝不能应付客观的革命形势,绝不能领导群众的革命运动达到胜利的境地”。

    1930年3月下旬,刘少奇奉命离开奉天返回上海,自此离开中共满洲省委。同年夏天,他被中央派往苏联莫斯科参加赤色职工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

友情链接
新密市档案局 地址: 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青屏大街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