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王生炳归田后的亲民情
更新时间:2017-9-21

 在修武县的近代史上,曾出了个少将军衔的重要人物——王生炳。王生炳,字晓轩,1879年出生于修武县五里源村。1903年前后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在北洋直系军阀冯国璋、吴佩孚率领的部队历任连长、营长、团长、旅长、混成旅长,佩少将军衔。1929年因身体、思想原因解甲归田,1939年冬去世。

        我是距五里源村只有一里之遥的马坊村村民,今年66岁。因为和王生炳的堂孙王雪语(曾当过小学教师)交好,所以经常听他谈起王生炳的逸闻趣事。在他的口中,王生炳是一个爱国爱民的将军。对他在军旅生涯中做的好事、善事,因远在闽赣一带,加之年代久远,已难考证。现将他归田后做的众多亲民恤民的好事撷取数则,以飨读者。

        拒兵南门外

        1930年秋,阎锡山在中原大战中落败,他的军队向山西撤退。沿途抢东西、扰民宅,弄得百姓闻兵惶恐。

        一天,王生炳少将得知晋兵傍晚将途径修武县五里源村,为了不让军兵们骚扰乡亲,维护一方平安,就想出一法。他预先让副官岳宠山带几个卫兵把寨子南门关闭,然后在南门外一溜儿摆了10张桌子,放着卤壶茶碗,上面打着写有驻地百姓送给他的写有“混成旅旅长王生炳将军爱民如子”字样的万民伞,名曰是慰军,实乃是拒敌。当一个团的败军到达村口,团长见状,知是王将军故里,便命军兵在村外驻扎宿营。夜间,此团长特地带着卫兵,掂了礼物,报名进村拜谒王将军。

        这一次,不仅五里源村,就是邻村如南庄、马坊、焦庄、李固等,都平安无事,得以保全。

        搬兵镇“天”“孙”

        1934年农历腊月二十二,辉县的一个会道门“天明会”(据说,信众夜入此会,天明即学会刀枪不入之术,所以叫“天明会”)借在吴村给神唱戏之机,向五里源村索要五百块大洋。五里源主事者请王将军出面交涉。王生炳来到村公所,对“天明会”的人说:“两县两地素无来往,只能随心布施,哪能硬派?”会首认为一个退役军官会有多大能耐,非但不予理睬,还要王将军亲自把五百块大洋送过来。王生炳也不多言,当即差人从家里取来香、箔等物及五百块大洋,还特地蒸了40个大馒头,上边写着“混成旅旅长王生炳亲到吴村敬神献银”。回家后,即写了书信,命人连夜前往焦作搬兵。

        第二天拂晓,王生炳早早起来,等候来兵,忽报富户郝春堂被辉县赵固一带的另一个会道门“孙苗会”(因孙姓和苗姓建会而得名)的人绑票掳去,同时被掳的还有准备过年搞卫生赶车往地送粪的秦印堂。就在这时,从焦作飞奔而来的三四百骑兵前来候命。王生炳当即上马,带领他们急速追撵“孙苗会”的人。追到尚厂村边,就救回了郝春堂和秦印堂二人以及他们的马车,绑票之人全部被捉。被捉的“孙苗会”头子宋九官是辉县孔庄人。骑兵队把他们带到孔庄,当众杀了宋九官等六个头子,随即又快马奔向吴村。到了那里,“天明会”和戏班都已跑得无影无踪。原来,“天明会”和“孙苗会”之间关系密切,在孔庄杀人时,“孙苗会”有人跑到吴村报信说:“骑兵队是专来吴村给王生炳泄恨的。”这事以后,“孙苗会”一蹶不振,“天明会”再不敢到五里源村骚扰村民了。

        兴建“最乐亭”

        王生炳归乡赋闲后,为家乡办的好事很多,最使老辈们称赞的,还数兴建“最乐亭”了。

        当时,五里源村外东南方有两顷多水稻田,名曰“大米仓”,是村上乃至修武县北的一片大米基地。然而,阡陌交错、一望无际的水稻田距村有七八里之远,而且路窄难行,路上也没有避雨休息的地方。乡亲们田间劳作,尤其是大忙季节,送粪拉稻,肩扛担挑,披星戴月,十分辛苦。王将军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决定于此处修路建亭,造福乡梓。

        自1936年春开始到1937年秋,王生炳前后用了一年多时间,修了一条宽5米、长5里的行车道,并在路头的地边建了一座五间凉亭。此亭正门朝南,有石刻楹联,内有套间,夏能乘凉,冬可生火做饭。亭前立有一碑,楹联和碑文都由少将亲书。联曰“最小事也当为善,乐极时莫忘耕田”,横批“最乐亭”。碑文全文已丢失,但老辈人都记得首句:环亭皆稻田也。

        路与亭修成不久,为颂扬王将军的功德,村民们于亭侧立石,最上刻:“舍财恤民,精神千古。”下刻王将军修路建亭的时间、经过及花费数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