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厚重怀川·穿越城市》系列之探秘古温之集萃篇
更新时间:2017-10-16

    ■核心提示

    从黄河岸边来到济水深处,转而靠近沁水旁泽,清风岭上吸一口清凉的空气,空气中又弥漫着浓浓的麦香。这就是古温的山川美。

    看遍了古晋城内的萧瑟风雨,想起了司马家族身前身后的荣耀与惨淡,其实抵不过传经布道的一代圣贤——卜子夏。圣贤老矣,陈王廷犹可立马横刀,留下太极养生拳恩泽后人。这就是古温的人文美。

    只言片语道不尽厚重古温,正如记者去温县采访前,一些专家如是说:“温县历史值得大书特写。”今日,在《厚重怀川·穿越城市》系列之探秘古温系列报道即将结束之时,记者将采访中或读史时采撷到的精华与读者分享。

    温县农业自古以来较为发达。据《左传》载,夏朝时期,温县小麦已属贡品。春秋时期,郑国人多次过黄河来晋(今温县地区)抢夺小麦。据民国时期《温县志》载,明清时期怀药种植以温县为最,温县人多以此为生计,并牵头组织与沁阳、博爱等怀商在全国各地成立了怀药商行,盛极一时。据《史记》载,河济之间的温地有“千树荻”(荻,高粱族),温县人可坐以致富。因为发达的农业,《盐铁论·通有》又赞:“富冠海内,皆天下名都。”

    可见,农业在温县的发展史上一直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今天,记者就通过几段闲话与您聊一聊古温农业那些事儿。

    闲话一:司马懿军屯制与温县

    从之前的系列报道中,读者可以了解到,温县南临黄河、北依沁水,济水萦绕其间,水资源相当丰富。然而,除济水外,黄沁河水多次泛滥成灾。如何根治黄沁河水患服务农业呢?公元225年前后,由司马懿创建军屯制引起的一次治水工程影响深远。

    据史料推断,司马懿应该是在公元219年开始向曹操建言创建军屯制的。可没过多久,曹操离世,曹丕继位。因而,有人称,公元220年至226年间才是司马懿军屯制的实质性创建时期。在此期间,军屯制在温县也留下了历史的影子。比如,与司马故里——温县招贤乡安乐寨村近在咫尺的温县番田镇,相传就是当年司马家族在此军屯,大量拓荒垦田而得名的。

    司马懿的弟弟、司马家族另一位彪炳史册的人物、北宋著名政治家司马光的先祖——司马孚是军屯制的绝对拥护者。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位著名的水利专家。

    公元225年前后,时任河内郡野王县(今沁阳市)典农中郎将的司马孚重整引沁灌渠。据史料载,引沁灌渠是继洛阳附近汤渠之后我省历史上第二个著名的灌溉工程,但这个灌渠汉代时期已近废弃。

    实地勘查后,司马孚得知:沁水源出铜鞮山(今山西省沁县南),屈曲周回,水道九百里。自太行以西,王屋以东,层岩高峻,天时霖雨,众谷走水,小石漂迸,木门朽败,稻田泛滥,岁功不成。最后,他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旧堰五里以外,方石可得数万余枚。方石为门,若天旱,增堰进水;若天霖雨,则闭防断水,空渠衍涝,足以成河。云雨由人,经国之谋,暂劳永逸。

    自司马孚后,历代对引沁灌渠均有修筑。到明万历年间,河内令袁应泰开浚广济渠,引沁水浇灌济、沁、孟、温、武等县大批农田,对河内地区农业发展影响深远。据民国时期《温县志》载,民国初年曾设“广济渠水利局”。广济渠又有24个分支,其中大有堰、大丰堰、常济堰、兴隆堰、丰稔北河等,均从温县西北入境,滋养了古温大片土地。

    闲话二:温、巩、荥三地的土地纷争

    在明万历年间《温县志》、清顺治年间《温县志》、清乾隆年间《温县志》、民国时期《温县志》中均用较大篇幅叙述了因为黄河迁移,温县、巩义、荥阳三地的土地之争。

    明万历年间《温县志》有这样一段话:“温城在河之涘,相距不离数里,每遇泛涨,突至城下,水退而南,其滩渐可宜麦。温土在高处者最狭,沿滩一带温民半利赖焉……然河流迁变不常,退滩疆界易混。”

    由此可见,黄河冲刷而来的温县滩区适宜小麦生长,又因依赖清风岭高地,温县小麦年年有收成。然而,黄河迁变无常,退水之后,温县与巩义、荥阳的疆界易混,常有纷争。

    清乾隆年间《温县志》中记载了多次类似事件:为了解决三地间的土地纷争,康熙十九年、雍正四年先后依据“南塌北补”“北塌南补”等原则对温、巩、荥三地地界进行了重新划定,然而仍是纷争不断。

    康熙五十年,黄河紧贴嵩山、邙山顺流而下,巩民控告:西自孟津,东自汜水(荥阳)界,东西30里800顷农田,尽被黄河东流,按“南塌北补”之例,纷纷向朝廷提出诉求。这时,朝廷出面协调,将温县多出的100余顷土地拨给巩义,又将温县北部地区617顷土地拨给巩义,才算定案。

    然而,雍正六年黄河北徙,温县土地尽闪南岸,可巩民却不拨给应有额数,且强占土地耕种,温县滩民失业告争。这次事件一直闹到了乾隆三年六月才有朝廷官员出面,又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将土地另划清楚。

    其实,直至解放前夕,温、巩、荥三地的土地纷争才算告一段落。

    闲话三:

    温县方言中的“茭草”

    “茭”,按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是喂牲口的干草。在温县方言中,“茭草”指的是玉米。

    “茭草”在温县并非外来音。记者发现,明万历年间《温县志·物产》一章中便出现了“茭草”一词,当时的温县曾大量种植这类植物,其种植面积仅次于黍、谷、稻、大麦、小麦、玉麦、荞麦等。

    那么,“茭草”是否就是玉米呢?史料中并未记载玉米传入中国的具体时间,只是今人根据相关资料推断,玉米在明朝中后期首先传入广西,在明朝末年由广西传入内地。按照这样的说法,“茭草”应该不是玉米,温县人或称玉米类似于“茭草”。然而,如果这样的说法被颠覆,温县便有可能是内地率先种植玉米的区域。

    除此之外,山西方言称玉米为“玉茭茭”,与温县方言相近。这或可说明春秋时期曾属晋地的古温深受晋文化的影响。

    闲话四:

    说一说温县怀商

    民国时期《温县志》载,自明清以来,温县人除种植怀药外,无其他副业,其怀药种植面积之大领先于我市其他诸县。此外,温县人也曾在民国时期的怀商帮会中作为组织者,扮演过重要角色。

    公元前734年,封建诸侯卫桓公就以怀山药为贡品进献周王室。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以酒、药寄情山水之间,这里的“药”指的便是温县一带种植的怀药。据考证,温县种植怀药的历史已有2000多年。温县以种植怀山药、怀地黄为主,种植区域遍布全县,怀牛膝、怀菊花亦有种植。由于温县特殊的自然环境,其种植的怀药药效纯正。明清时期,已有不少当地怀药商户在温县境内及外地设栈建店销售怀药,名扬海外。

    怀药的生产和销售早在明末就已形成规模,怀庆府药材大会是当时我国五大药材大会之一。当时,温县的怀商已加入到了主流“怀帮”队伍中。清康熙年间,这支“怀帮”已形成了庞大的体系,相继在武汉、北京、天津、西安等地修建会馆,开设药行。怀药产品通过广东、上海、天津、香港等口岸销往东南亚及欧美各国,美国、日本等国家称之为“华药”。

    然而,如今鲜有人提及温县怀商,这与温县厚重的怀药种植文化是不相称的。

    说不完家乡事,道不尽家乡美。探秘古温,记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如今,历史给予温县的灵气,正像春日的芽苗一样,破土而出。

    上图 每年霜降过后,温县铁棍山药陆续进入收获期,开始采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