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文峰区北关区殷都区龙安区安阳县汤阴县滑县内黄县林州市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利用天地
书与刻,甲骨上不同的印迹
作者:安阳市档案局  更新时间:2017-8-17

192810月至19376月期间,人们对殷墟进行了15次科学发掘,共发现了24918片有字甲骨,在一些卜甲、卜骨上除了刻辞外,人们还发现了用毛笔书写的朱书和墨书。相对于较为常见的刻辞,人们把这些用毛笔书写的痕迹统称为书辞。特别是在1936年的第13次发掘中,人们在一个编号为YH127的甲骨窑穴里,发现不少卜甲上有书辞,有的完整乌腹甲背面的书辞相当清晰和美观。这不禁引起了研究者们的思考,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期,甲骨文是先书后刻还是不书而刻?一片甲骨上的书与刻是同一人所为吗?

针对书与刻的先后顺序问题,可谓是百家争鸣,各有千秋。坚持“先书而刻”观点的代表人物为董作宾先生。他曾在《殷墟文字乙编》序言里以书中编号为13.0.14048的一片甲骨为例叙述了他的观点。他写道:……卜兆均经刻划,左上角一辞“壬申卜,古贞:帝命雨”是刻过的,笔划细而劲;反面右上角与壬申一辞相对处写着:“贞:帝不其命雨”未经契刻,笔划肥而柔,这分明仍是史臣古的手迹,可以看得出他用笔是由上而下,由左而右,直与现代写字的笔顺无异;而契刻的方法,则是先刻每字的直画,后刻它们的横画,和书写是迥然不同的。此版的背面,另有四段也是写了未刻的,……又有“贞乎”二字,字体甚粗,中有细画契刻,尚未完成,这正是先书后刻的一个实例。

坚持“不书而刻”观点的代表人物为陈梦家先生。他认为:少数卜辞与记卜事的辞条有书于背面的。……书写的字较刻辞粗大,且与刻辞相倒,所以书辞并非为刻辞而作的,更不是忘记刻的。刻辞中有小如蝇头的,不容易先书后刻,况且卜辞中所常用的字并不多,习惯了自然先直后横,本无需乎先写了作底子。郭沫若先生也认为:甲骨文不是先书后刻,而是信手刻上去的。

而胡厚宣先生的观点却又与他们都不同。他的观点为,“小字不书而刻,大字先书后刻”。他认为:卜辞文字,先写后刻。惟习之既久,或不经书写,而直用刀焉。卜辞中之大字者,因须刻多次,始能完成,故必先写而后刻之。至其字小者,则往往随刀一刻,即可成文。这一观点相对较为全面。众所周知,在第一期至第四期的甲骨上,契刻的小字卜辞数量最多。第五期的甲骨卜辞,一般也都是小字,且排列严密整齐,有的学者甚至称之为“蝇头小楷”。特别是殷墟出土的殷末周初的“易卦”卜甲,其上的文字小如芝麻,细如发丝,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刻这样的小字很难做到先书后刻,应该是直接用刀刻上去的。迄今,甲骨文虽已出土15万片之多,但尚未发现一片小字的甲骨书辞。但是,先书后刻的情况又确实存在,且多数都属大字。例如:张秉权先生在考释编号为13.0.14048的甲骨时指出:该版中部分卜辞是先书后刻,是因为在刻槽的上下和两侧,可以看到书写的笔划来的粗,所以还留着书写的笔划,可以看得出来。其中第5辞除了吉字写了未刻以外,其余的都是先书而后刻的,假如它们是先刻后写的,那末就不会有整条卜辞书而未刻的现象,也不会有一条卜辞中,大部分的字都刻了,只剩12个字未刻的现象。

基于以上不同的观点,同版甲骨的书与契是否为一人所为这个问题也有不同的看法。董作宾先生认为,“书辞是为刻辞而作的,同版书与契均为同一个贞人所为”。而从那些明显可以辨别是先书后刻的甲骨看,其上的书辞确为刻辞而作,这应是毋庸置疑。陈梦家先生的观点却恰恰与之相反,他认为:书辞并非为刻辞而作,卜事是有分工的,非一个人包揽。如第三、四期的卜骨书辞与刻辞,字的风格就有着明显的区别,且在内容上毫不相干,刻与写的时间可能不是同时的。这样的书辞并不是为了刻辞而作,书者与契者可能不是同一个。

    综上所述,一是甲骨书辞一般是字大、笔肥,书于甲骨之反面。卜骨书辞为倒书,内容属记事,卜甲书辞为正书,一部分属记龟甲来源的署辞,大部分属卜辞,且多与同版契刻的卜辞内容相关。二是甲骨文大多数是不书而刻,仅少数是先书后刻。即甲骨上的小字均不书而记刻,甲骨上的大字也多是不书迳刻,只有武丁时期的某些宾组及𠂤组大字甲骨及帝乙、帝辛时的兽骨大字记事刻辞,是先书后刻的。三是甲骨上的书辞并不都是为刻辞而作的。殷代书与契有一定的分工,未必是同一人所为。

 

友情链接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