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华龙区清丰县南乐县范县台前县濮阳县濮阳开发区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本地沿革
千里跃进大别山的第三纵队(上)
更新时间:2018/10/9

千里跃进大别山的第三纵队

作者:陈小丽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摘要: 解放战争第一年的伟大胜利,使全国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一年来,解放区军民,在党中央的正确战略方针指引下,歼灭了敌人97个半旅,连同地方部队共112万人,胜利地粉碎了敌人的全面进攻


解放战争第一年的伟大胜利,使全国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一年来,解放区军民,在党中央的正确战略方针指引下,歼灭了敌人97个半旅,连同地方部队共112万人,胜利地粉碎了敌人的全面进攻,并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重点进攻,奠定了我军战略进攻的基础。党中央、毛主席确定的第二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立即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把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将中国革命推向新的高潮,以争取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并且制定了两翼牵制、中央突破、三军配合的战略计划。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7月以前,在鲁西南强渡黄河,跃进大别山;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在晋南突破黄河,挺进豫鄂陕;以华东野战军主力,在打破敌人重点进攻后,挺进豫皖苏。三军在中原布成品字阵势,互为犄角,密切协同,歼灭敌人,发动群众,建立中原根据地。
根据上述任务,我纵队在刘、邓首长直接领导下,在豫北作战之后,于安阳以西地区休整一个多月,学习了野司颁发的“敌前渡河的战术指示”,围绕大反攻进行了思想与组织等方面的准备工作。
羊山集位于金乡城西北30里,居民千余户,镇北面靠山。北面的这座山是东西长约5里、高400公尺的孤山,山上突出三峰,以中峰(羊身)最高,形势险峻,能瞰制集镇及村落,形状似羊,因而得名“羊山”。山上有日、伪时筑的碉堡。敌六十六师被围后加修了一些工事,构成核心阵地,据守顽抗。
各旅接到任务后,情绪极为高涨,提出“攻下羊山为人民立功”。7月13日我纵队进抵羊山附近,当夜开始攻击,首先消灭敌外围据点。当部队爆破敌鹿砦向村内突击时,遭山上敌火力压制,八、九两旅攻击未成功。
14日夜,传来一、六纵队在六营地区全歼敌三十二师和七十师、二纵队歼灭谢家集之敌的胜利消息,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斗志。羊山之敌在三十二师、七十师被歼后,极为恐慌,于16日中午,以1个团的兵力,向南作试探性突围,为我九旅歼其一部,余敌逃回羊山。
15日,二纵参加对羊山作战,由西面对敌实施攻击。我纵队随即调整部署,于17日、20日两次与之协同作战。但因对地形、敌情摸的不清,部分干部有急躁情绪,组织工作粗糙,几次攻击,均未奏效。
此时,金乡援敌五十八师及一九九旅进至万福河南岸,为军区独立旅所阻,7天未前进一步。19日蒋介石飞临开封督战,一面从西安、洛阳、山东调兵遣将,驰援鲁西南;一面严令王敬久率五十八师及一九九旅由金乡北援,解羊山之围。刘、邓首长决心除以一部继续围困羊山之敌外,集主力先在运动中歼灭援敌,尔后再打羊山。二纵四旅及军区独立旅占领袁庄以西布阵。我三纵九旅二十五团位刘庄、韩楼正面阻敌,二十七团位左翼杨庄、徐楼地区,迂回敌人。七旅进至张庄、陈庄待机,准备适时投入战斗。20日6时,敌一九九旅在飞机、坦克、炮火掩护下渡过万福河,其前卫五九九团16时接近韩楼以南。我二十五团适时组织反击,歼敌一部,并击毙敌五九六团团长王鸿昭。时降大雨,道路泥泞,敌坦克运动困难,其炮兵亦不易占领阵地,协同困难,前卫孤立。九旅童国贵旅长及时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组织二十五团主力从敌两侧,二十六、二十七两团迂回敌后,歼敌五九六团大部。七旅主力多路出击,将敌一九九旅主力分割包围在杨楼以北地区。此时,二纵部队亦从西侧出击,经彻夜激战,全歼敌一九九旅。我纵俘敌旅长王仕翘以下2000余人。23日至24日,敌五十八师又数次增援,均为我纵所阻,即龟缩金乡。
23日,毛主席指示我野,对羊山集之敌,“判断确有迅速攻歼把握,则攻歼之。否则,立即集中全军休整10天左右,除扫清过路小敌及民团外,不打陇海,不打新黄河以东,亦不打平汉路,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月行程,直出大别山”。刘、邓首长认真分析当时敌情,认为各路援敌尚在调动中,且金乡敌再无力北援,羊山集敌人已遭到削弱,我可以集中全部主力,速歼敌完全有把握。随即重新调整部署,以二纵一部由西向东攻击,以我纵七旅和六纵十六旅由北向南攻击,以八旅由东向西攻击,并调野司榴弹炮营、一纵炮团加强火力,置重点于夺取制高点。以一纵位羊山以东地区,接替军区独立旅的阻击任务。24日,我和曾绍山、郑国仲、阎红彦同志分赴各旅,召集干部会进行动员,研究攻击受挫原因。和干部一起到前沿观察地形、敌情,并和战士座谈,分析研究打法。最后一致认为,攻下制高点羊身是整个战斗的关键。遂以七旅(附一纵山炮团)和六纵十六旅为主攻部队,首先由北攻占羊身,尔后该两旅分别向东向西攻击羊山集;八旅二十四团协同二十团攻羊头,主力位羊山集以东以南布阵,捕捉突围之敌;九旅阻止增援之敌并在姜庄、后刘庄相机攻村。
27日18时,发起总攻,我担任主攻的十九团三营在营长南峰岚率领下,以迅猛动作,从正面一举突破敌阵地,攻上羊身主峰。19时,与从羊尾攻上主峰的十六旅一起,将敌人压到南侧半山坡凹部。八、九两旅也在羊山集以东、以南突破敌阵地,向村内发展。战至28日12时,我纵共毙、伤敌4000人,俘敌7000余人,缴获榴炮9门,汽车30余辆,鲁西南战役胜利结束。我纵队杀敌英雄史玉伦同志和十九团三营营长南峰岚同志光荣牺牲。此役历时28天,我野战军在战略进攻的主要方向上,歼敌9个半旅、4个师部,共6万余人,揭开了战略进攻的序幕。迫使敌先后从西北、山东和中原等地调动9个整编师22个半旅向鲁西南驰援,打乱了敌人的战略部署,为跃进大别山开辟了通道。
跃进千里
鲁西南战役后,我野战军主力和华野外线兵团5个纵队,集结于巨野、郓城地区,形成强大的进攻态势,无论在战略上和战役上都处于主动地位。刘、邓首长决心利用这一有利时机,让部队休整半个月,于8月15日南进大别山。
但是,这时调进鲁西南的国民党13个师30个旅,分五路正向巨野、郓城地区分进合击,企图迫使我军背水连续作战。还阴谋破坏黄河大堤,把我军和河南岸数百万人民淹没在鲁西南。加之当时连日阴雨,河水猛涨,南岸之老堤由于敌人破坏,未加修复,时刻有决堤的危险。新的情况已不利于我久停。刘、邓首长审时度势,当机立断,决心提前于8月7日经巨野、定陶之间跳出敌人的合围圈南进,并要求我们勇往直前,不向后看,坚决勇敢地完成这一光荣艰巨的战略任务。中央军委、毛主席迅速批准了这一决心。当时,毛主席对我野战军主力南进大别山,曾估计了三个前途:一是付了代价站不住脚,准备回来;一是付了代价站不稳脚,在周围坚持斗争;一是付了代价,站稳了脚。要我们从最困难方面着想,坚决勇敢地战胜一切困难,争取最好的前途。
为了保持我军行动的隐蔽突然,制造敌人错觉和出其不意,刘、邓首长确定野战军主力分三路南进,即以一纵并指挥中原独立旅为西路,沿曹县、宁陵、柘城、项城之线以西南进;我三纵为东路,沿成武、虞城、夏邑、界首之线以东南进;中原局、野战军指挥部和二、六纵为中路,沿单县、虞城、亳州、界首、临泉之线以西南进;千余名地方干部分随各纵队行进,以便于迅速开展地方工作。为配合和掩护我野战军主力南进。刘、邓首长还确定:北面以十一纵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在黄河渡口佯动,造成我军北渡的假象,吸引敌人继续合围;东面以暂归我野战军指挥的华野外线兵团5个纵队的少数兵力箝制敌人,主力积极寻机打击敌人,掩护我军主力南进;在西面以豫皖苏军区部队破击平汉路,断敌交通,中原独立旅参加破路后,绕道平汉路西侧南进,分散迷惑敌人。
当时,我军是胜利之师,群情激昂,信心十足,有完成各项任务、克服任何困难的思想基础。但在实际工作上,却存在不少问题,如部队连续作战一个月没有休整,新解放战士来不及教育训练,对进军大别山还没有具体动员和充分的准备。敌重兵压境,从鲁西南到大别山,远隔千里,横在前进道路上有陇海路、黄泛区、涡河、茨河、沙河、泉河、淮河等许多天然障碍。加之正值雨季,我纵队又行进在东路,河宽水深,大多数河流不能徒涉,运动困难。且东临津浦路,如敌人察觉我战略企图,沿铁路向南,堵截我去路,将造成我更大的困难。克服障碍,使部队迅速进到大别山去,是急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刘、邓首长果断决定采取三路前进的队势,固然已为我们创造了进军快的前提,但我们靠两条腿行动,是比不上敌人的车轮子的。因此,做好战备和组织好行军,就更显得重要了。我们反复琢磨,既要前进快,又要保持部队的体力和持续的韧性,采取了各旅交替前进的办法。首先以七旅为先遣队,掩护纵队通过陇海路,抢占新黄河(即沙河)渡口,架设浮桥,保障主力通过沙河。尔后由九旅担任先遣任务,过沙河迅速前出,抢占淮河渡口,攻占固始。八旅即向皖西展开。要求各级干部深入下去,边前进、边动员、边整补,开展思想、体力互助,切实做好巩固部队的工作。经过动员,各部队都抢着在千里跃进中立战功。
8月7日,我纵队与兄弟纵队一起,开始了千里跃进的壮举。
黄昏时部队出发,连续4个夜行军,跳出了敌重兵集团合围圈。先遣部队七旅二十一团于11日夜攻占陇海路上马牧集车站,歼守敌一部并对东西铁路进行破坏,炸毁了桥梁;纵队主力于12日胜利越过陇海路。同时野战军各纵队也跨过陇海路,向敌人辽阔空虚的战略纵深疾进。这一突然的战略行动,将敌人主力甩在陇海路北,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在鲁西南合击我军的计划。开始,敌人判断我军要北渡黄河,结果合围扑空;继而又误认为我是在大军压境情况下“北渡不成而南窜”。因此,仅令驻蚌埠的四十六师一部西进太和,结合地方团队在沙河布防,堵截我军;以主力罗广文兵团、张淦兵团等部共12个旅分路尾我南进;并以4个旅在平汉路侧击,妄图把我军一举歼灭在黄泛区。可是我军已先敌两天,进入黄泛区,把敌人远远抛在后边。
8月14日,刘、邓首长指示:“决乘敌分散,对我企图尚未判明之前,乘隙以三日急行军向太和、阜阳、界首之线前进,抢渡新黄河(即沙河)。”据此,纵队令先遣队七旅直趋沙河。纵队主力过涡河后,即进入黄泛区。早在1938年,为阻拦日军进攻,蒋介石在河南中牟县花园口破坏河堤,使黄河决口,招致数百万人民生命财产的严重损失。1947年蒋介石为防御我军的进攻,又引黄河水归故道,就造成了当时的黄泛区。它宽30至40里,遍地积水、淤泥,没有道路,没有人烟,行军、食宿均很困难。全体指战员以惊人的毅力战胜重重困难,经过4天艰苦行军顺利通过了黄泛区。8月17日,七旅十九团进至太和,与已占领太和城之敌四十六师先头部队(约一个团)展开激烈战斗,该团二营袭占沙河渡口——旧县集,并在旧县集渡口搭好了浮桥。18日纵队主力通过沙河。19日,尾追我纵队之敌第三、五十八师与我八旅后卫部队接触,遭我顽强阻击,未敢冒进。
我军渡沙河后,蒋介石才大梦方醒,察觉到我军并非“南窜”,而是矛头直指大别山。于是急忙调动部队,沿平汉路南下堵击。我为抢占淮河渡口,8月21日,改九旅为先遣队,令其先行出发,抢占三河尖渡口。同时令纵队教导团和补充团抢占洪河口、祝皋集渡口,以保障主力通过。8月22日敌四十六师抢占了三河尖下游40里之南召集渡口并向三河尖运动。我二十五团轻装疾进,于23日夜抢占了三河尖渡口。与此同时,教导团、补充团亦抢占了祝皋集渡口。他们架好了浮桥,保障纵队主力于8月25日全部顺利渡过淮河。
此时,传来陈赓、谢富治兵团于8月23日夜在平陆、济源间渡过黄河的胜利消息,极大地鼓舞了我们的胜利信心。为保障纵队主力顺利向南挺进,九旅二十六团渡淮后立即出动,于8月26日拂晓,占领固始县城。至此,经过20天的连续急行军,战胜了敌人追堵,克服了重重的天然障碍,胜利地进入大别山,完成了千里跃进的战略任务。
在皖西展开


友情链接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